关于拉沃尔杯,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北京时间今天凌晨,在美国波士顿举办的第4届拉沃尔杯落下帷幕,比约·博格率领的欧洲队以实际总比分23-1战胜约翰·麦肯罗率领的世界队(今天凌晨卢布列夫/兹维列夫击败沙波瓦…

关于拉沃尔杯,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

北京时间今天凌晨,在美国波士顿举办的第4届拉沃尔杯落下帷幕,比约·博格率领的欧洲队以实际总比分23-1战胜约翰·麦肯罗率领的世界队(今天凌晨卢布列夫/兹维列夫击败沙波瓦洛夫/欧佩尔卡之后,两队的比分为14-1,欧洲队已锁定胜局,其后的三场比赛因此并不计入总比分)。

相对于四大满贯、ATP巡回赛和戴维斯杯等网球比赛,拉沃尔杯是一项非常年轻的赛事,由于参赛队员基本都是排名和人气很高的球员,再加上有众多传奇球星为其站台造势,拉沃尔杯在网球界得到了广泛关注。

今天我们就来起底拉沃尔杯,扒一扒这项赛事的背景资料,带你全方位地了解拉沃尔杯。

一、历史渊源及由来

该项赛事以澳大利亚网球传奇人物罗德·拉沃尔( Rod Laver )的名字命名,这位现年83岁的球员曾在1962年和1969年两次包揽当年的四大满贯单打冠军,被认为是史上最伟大的网球运动员之一。

2016年,费德勒的经纪公司TEAM8、巴西前球员现著名商人豪尔赫·保罗·莱曼(Jorge Paulo Lemann)和澳大利亚网协发起创立了拉沃尔杯。创立这项赛事的初衷,据说是因为费德勒受到高尔夫中的莱德杯启发,模仿打造了这项全新网球赛事,坊间因此称拉沃尔杯为“网球界的莱德杯”。

正如赛事冠名那样,拉沃尔杯的奖杯确实是来自拉沃尔本人,他将自己在1967年波士顿获得的奖杯贡献出来,工匠们将它融化铸成一尊新的奖杯。

费德勒在这项赛事中有重大的经济利益或股份,他在连续参加了三届拉沃尔杯之后,今年因伤无法上场比赛,但他仍乘飞机到了波士顿,拄着拐杖到现场观赛,以此为比赛集聚人气。

根据拉沃尔杯官网介绍,劳力士是其创始合伙人,瑞士信贷和梅赛德斯奔驰是其全球赞助商,UPS快递、万豪酒店、酩悦香槟、昂跑、优衣库、海德、耶夫勒咖啡等是其全球供应商。

二、前三届赛事概述

首届拉沃尔杯于2017年9月22-24日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的O2 竞技场举行,欧洲队以15-9击败世界队。

欧洲队的队员有:纳达尔、费德勒、兹维列夫、西里奇、蒂姆、伯蒂奇。世界队的队员有:奎雷伊、伊斯内尔、克耶高斯、索克、沙波瓦洛夫、蒂亚福。

第二届拉沃尔杯于2018年9月21-23日在美国芝加哥联合中心举行,欧洲队以 13-8 击败世界队。

欧洲队的队员有:费德勒、德约科维奇、兹维列夫、迪米特洛夫、戈芬、埃德蒙德。世界队的队员有:安德森、伊斯内尔、施瓦兹曼、索克、克耶高斯、蒂亚福。

第三届拉沃尔杯于2019年9月20-22日在瑞士日内瓦举行,欧洲队以 13-11 击败世界队。

欧洲队的队员有:纳达尔、费德勒、蒂姆、兹维列夫、西西帕斯、弗格尼尼。世界队的队员有:伊斯内尔、拉奥尼奇、克耶高斯、弗里茨、沙波瓦洛夫、索克。

三、赛制及奖金

拉沃尔杯是6人制的团体赛,它是一项带有表演性质的室内硬地赛事,通常在美网后两周举行,地点在欧洲及其他不同城市之间轮换。

比赛日程共三天,总比赛场数为12场(9 场单打和 3 场双打)。第一天的每场比赛胜队得1分,第二天每场比赛胜队得2分,第三天则得3分,率先得到13分的球队最终获胜。

每位队员可打1-2场单打,6人中至少有4人参加双打。所有比赛都以三盘两胜制进行,如果比赛进行到第三盘,则进行抢十决胜。

拉沃尔杯在2019年开始计入ATP巡回赛的范围,球员之间的比赛成绩纳入ATP统计范围,但没有积分,ATP也不会颁发奖金。在拉沃尔杯获胜的球队每位成员将获得赛事方颁发的25万美元奖金,落败球队每人获得12.5万美元奖金。

四、参赛队伍及报名资格

比赛共有两支队伍,即欧洲队和世界队,每支球队由6名球员组成,由1名队长带领。前四届的两位队长一直没有变换,欧洲队队长是比约·博格,世界队队长是约翰·麦肯罗。

欧洲队队员来自于欧洲国家,世界队队员则来自于欧洲之外的国家。6位球员中的3人是根据当年法网之后的那一期 ATP 单打排名获得参赛资格,另外3人则由各自的队长确定,队长选人的依据通常是看球员的成绩、人气甚至私人关系综合确定,于当年美网开始前宣布名单。

克耶高斯在今年法网之后的世界排名是第58,单纯考虑排名的话,他肯定无法入选今年的拉沃尔杯,由于他在赛场外有较高的人气、打法有一定观赏性,再加上他与费德勒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私人关系,因此从首届拉沃尔杯开始,他就一直位列世界队的名单之中。

五、本届拉沃尔杯概况

本届也就是第四届拉沃尔杯于2021年9月24-26日在波士顿的TD 花园举行。它原定于2020年9月举行,由于新冠病毒大流行而被推迟到今年举行。比赛门票价格从最低195美元到最高1606美元不等。

欧洲队的队员有:梅德韦德夫、西西帕斯、兹维列夫、卢布列夫、贝雷蒂尼、鲁德。世界队的队员有:阿利亚西姆、沙波瓦洛夫、施瓦兹曼、欧佩尔卡、伊斯内尔、克耶高斯。

下届拉沃尔杯将于2022年9月23-25日在英国伦敦的O2竞技场举行,也就是前ATP年终总决赛的比赛场馆。

作为一项带有表演性质的比赛,本届拉沃尔杯首次没有三巨头出席,并且参赛队员中仅有梅德韦德夫一位大满贯冠军,那么这项赛事还有什么吸引力呢?在男子网坛终将失去三巨头之后,这项赛事该如何才能取得长久的成功?

从现实来看,三巨头逐渐退隐是不可逆转的历史规律,在他们年岁渐长的同时,原来追随三巨头的那批人也在渐渐老去,年轻一代球迷终将成长起来,他们可能更喜欢梅德韦德夫、兹维列夫、西西帕斯、贝雷蒂尼等同龄人。

正如18岁的拉杜卡努在美网期间说的那样,她在现场看到很多与自己差不多年龄的球迷,这让她感到“异常兴奋”,而那些20岁上下的球迷看到与自己年龄相仿的球员夺冠,同样也非常兴奋。

清代的李翼在《论诗》里写道,“李杜诗篇万口传,至今已觉不新鲜。江山代有才人出,各领风骚数百年。”从长远来看,当今已渐渐日薄西山的三巨头,未来又何尝不是“李杜”的翻版呢?(来源:网球之家 作者:云卷云舒)

admin